我喜歡吃蘋果,尤其是青蘋果。
炎熱的午後,洗淨一粒青蘋果,輕輕地咬一口。多汁的果肉在咀嚼間瞬息並發,像久逢的甘露,滋潤乾燥的喉嚨,滋潤我熾熱的心。醉人的蘋果醇香瀰漫空氣,我閉上眼微醺,想像自己是夏娃,在美麗的伊甸園裡偷食一隻禁果——管它什麼物慾的誘惑,我只想好好享受這慵懶的午後! 

我喜歡吃蘋果,我借青蘋果澆愁。 
心灰的時候,削一粒青蘋果,狠狠的咬一口。亮滑的淺青色果皮在削皮刀下破碎、崩離,像我心頭的陰影,一點一滴被剔除,努力還原我不再晶瑩的心。酸澀的蘋果口味侵蝕腸胃,那是生活的煩惱、人生的低潮。我面容扭曲,強忍著不讓淚水浸濕衣襟,安慰自己失落總會過去——雨後的天空會有絢爛的彩虹! 

我喜歡吃蘋果,最愛青蘋果。 
想你的時候,切開一粒青蘋果,甜甜地嚐一口。爽脆的口感彷若你利落的身影,如你喜好的青色系,有小草的堅強,有青山的屹立,我卻總憶起你壯闊胸膛。小巧的蘋果一瓣瓣,我幸福地幻想那是你笑容的弧度——你凝望我時靦腆的笑顏!

我喜歡吃蘋果,獨鍾​​青蘋果。 
原來不只月亮能代表真心,可愛的青蘋果亦可抒發我的情緒。 
年少輕狂的歲月裡,蘋果抒懷是否也算是一場浪漫意境? 
為賦新詞強說愁的青春感觸裡,一粒蘋果給予的飽足感是否包含了那打翻了的心情調色盤? 
我還是喜歡吃青蘋果,編織當下一些細膩情感,收藏昨日洋溢的心事。 

“咔噢……!” 
蘋果咬一口! 

文章標籤

骑士菁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Sep 26 Mon 2011 23:21

<殤>

 

夜深人靜,萬物俱寂,  四周靜得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。我緩步從窩裡走出來,精神抖擻,深夜正是我一天的開始。踱步到山坡上的大石頭,我如常坐下,俯瞰這個沉眠的小社區,默默旁觀一些見不得光的勾當——像個冷眼的騎士一樣。間或我仰望夜空,試圖尋找一些不論虛實的甚麼,可今晚的夜幕似乎特別的黑,黑得天上連一顆星都閃不起來。心頭微微涌現一絲惆悵,人家說殞落的生命會化作天上的星,而你又是哪顆星?

那間垂著紅色窗簾的房間終於熄了燈,不遲不慢,就在凌晨三點!我凝望了這房間好一陣子,突然覺得該給房間主人行個禮,敬那風雨不該準時的熄燈,到底也稱得上是個規律的習慣。禮畢,我不想再待。但才離開沒幾步,我腦海忽地升起一個念頭,頓了頓,我還是轉身對著房間祝君晚安,也許應該是早安。算了吧!反正我從沒見過任何人影晃動,在這棟殘破得近乎廢棄的孤屋裡這間總是遮著窗簾的房間。這是奇怪的第一次,或許亦是最後一次,我想我越來越不理解我自己了。

我在深夜的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,如鬼魅,又似行屍走肉,偶爾我眼睛也會發出青光,來適應這無邊的黑暗。潛意識最後還是驅使我來到了這社區大街上的十字路口,白天的車水馬龍現已換上冷清甚至荒涼,就連路燈也故障,只剩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,別祈望一絲光明,哪怕只是一根矮燭的燃亮。我選了十字的交叉中心,那個致命的紅心,昂首,閉眼,享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寂。沒有所謂的淒淒慘慘戚戚,孤單本來就是我的宿命。何況我還有黑暗的陪伴,縱使黑暗仿若一頭想吞世一切的猛獸,卻是我這種夜行者最佳的隱藏。

我陷入沉思,思考白天十字路口的繁忙,繁忙的代價是你的陣亡,亡在熙來攘往的車輛,徒留我獨自舔傷。凝血已乾,心已隨你埋葬,為何淚依然滾燙?

我在哀嘆,嘆你無法再為我歌唱,唱那首我們最愛的“夜來香"。夢中你的腳步那麼快速,我拼了命卻怎樣都追不上,驚醒時除了一身冷汗,還有無限遺憾。

其實我仍在期盼,盼你有一天能夠歸來,來再看我一眼,一眼即使只有瞬間,谁說瞬間就不是永遠?因此每夜我依然為你等待,在這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,也是最後訣別的十字路口。

驀然一襲白影飄過,我彷彿看到你的輪廓。你聽見我心底的呼喚了?你來看我嗎?再讓我看多一眼吧?求求你了!奈何白影漸飛漸遠,一點都不理會我焦急的吶喊。果然是浪子般的你啊!片刻都不願為我停留,逐著你的腳步的我好累,面對的卻只有你驕傲的背影。我朝白影狂奔,超越我平日的極限,不要命的狂奔,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輸給你!趁著距離拉近,我瞄準目標使勁地撲上白影,我會抓住你的,你不許再不告而別!半空中的十分之一微秒,我差0.01毫米就能握到你的手了,真的只是那麼一丁點差距,我們終究敵不過天意……

這時一道強光襲來,耀得我只能瞇著雙眼,然而我總算清楚地看到,白影其實是張被風吹起的報紙!這時路的那端一輛轎車駛來,因為失控的速度所以只能不斷鳴笛,癱軟的我卻無力回避,也許我並不想回避。緊隨著一聲刺耳的煞車聲,我知道我最終踏上跟你同樣的命運。

“瞄………………!!!”淒厲的慘叫畫破了寧靜的夜晚,嚇壞一巢雛鳥,驚動狗只驚覺地吠叫。

“又一縷輪下貓魂啊!”房間有個女人在紅色窗簾後幽幽輕嘆……

文章標籤

骑士菁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因为朋友天空蓝的介绍,我最近看了一部让人心情沉重的电影,叫《告白》。电影是由几位主角的告白组成,透过他们内心的秘密和感受,拼凑出事实的真相。故事说森口老师的女儿惨遭杀害,杀人凶手竟是自己班上的两个学生。但是因为凶手未满14岁,而无需负上任何法律制裁,凶手继续不知悔改。期末结业班会上,森口老师当着全班的面述说女儿的遭遇,并宣布已在凶手的饮料里加了爱滋血,就此展开报复的开端。最后,悲剧造就了其他的悲剧,冤冤相报换来的只有更深的悲痛。

 

 

 只有身处地狱才能重生!”——这是电影《告白》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对白。

 

 

 

看完电影《告白》,心快寒成了冬天,下意识地做了几次深呼吸,却还是驱不走那份不寒而栗。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,虽然很替报了仇的森口老师感到痛快,却一身的毛骨悚然;虽然赞同问题少年们罪有应得,却又觉得他们隐约透着一丝可悲……

 

 

 

13岁到底是怎么样的年龄?少男少女们可以肆意挥霍青春年华,绽放他们专属的光芒,然而越光亮的地方背后藏着越深的黑暗;他们可以不知天高地厚地玩闹,可以随着节奏欢快地唱跳,但是一转过身,混浊的眼神却藏着一道刺眼的凶光!13岁的孩子洋溢着青春,但不一定无邪。他们比谁都渴望受到关注,期待赞赏,只是社会太残酷,总是无视他们,同学总是欺负柔弱的人,总是为了一些愚蠢的小事大惊小怪,却忽略他们心底的呐喊。于是,13岁的孩子决定干大事,比大人还要厉害的“大事”——杀人!!!目的其实很单纯——他们只是想得到那个最在乎的人的关切,或同伴的认同。我不禁冷笑,毕竟还是孩子啊!尽管冷血,尽管视生命为无物,他们终究只是任性无知幼稚的小屁孩!

 

 

 

一个痛失爱女的老师,可以若无其事地叙述女儿惨死的过程,钜细靡遗,铺陈精彩,宛如在说着别人的故事。而面对杀害女儿的凶手,她淡定得可怕,不暴怒,不抓狂。那究竟需要多深的恨意,才能产生如此强大的约束力,才能压抑海啸般的悲痛,从容地进行切肤的告白?她要复仇!用她自己的方式。复仇的最高境界,是化为敌人的心魔,日日侵蚀,夜夜折磨,直到敌人终于崩溃倒下,他疯了吗?也许他总算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,也许他永远走不出梦魇。复仇最狠的手段,是惩罚,切切实实地,惩罚他的人生。是抓起敌人的手,毁掉敌人最深的羁绊,跟敌人分享最重要的东西失去的声音。敌人坠入了痛苦的无间地狱,而你祝贺他重获新生。

 

 

 

“开玩笑的。”杀了老师的女儿,修哉仍然可以挑衅地在老师面前这样子说。讽刺的是,他还高声朗诵得奖作品《生命的意义》!生命从来都不是个玩笑。一条生命除了是活下去的元素,还包含了亲人们的爱与希望,或许还是另一个生命唇亡齿寒的寄托,没有人可以随意操控生命,哪怕是自己的。我觉得电影中的少年们其实都不重视自己的生命,所以不会珍惜别人的生命。电影中的女班长毒害死全家不用理由,她自己亦准备了剧毒,倒数自我了结的一天。生命之于她,也许只是轻于鸿毛;凶手之一的直树大概是失重的灵魂,自卑得不值一提吧?否则他怎会利用别人的生命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。可怜森口老师的女儿,无辜成为凶手泄愤的牺牲者。

 

 

 

都是“爱”惹的祸吧?才会造成今日的悲剧。

 

修哉只是想得到妈妈的爱,他一直很努力,很努力地继承妈妈的科学天分,很努力地成为让妈妈感到骄傲的优秀的人,但妈妈认为孩子是她人生中的绊脚石,离婚后她从此没再来看过他。假如他的妈妈肯给予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母爱,或许他就不会偏激到用杀人来吸引关注。再来是直树,他的妈妈是溺爱过了头了,她盲目地包庇维护,因为她不愿意接受她唯一的精神寄托,她心目中的好孩子,已经成了恶魔。然而过多的爱其实也是一种负担,最后这个自欺欺人的妈妈被儿子杀死了,因为逆流的爱已淹没了她和孩子。

 

 

 

这部电影很灰,对,你没看错,是灰。世上可怕的不是鬼魅,是扭曲的人性;恐怖的不是黑暗,是那诡异的灰!天使与魔鬼拉着道德的准绳交战,孰是孰非,其实没有绝对。人性当前,你告白了吗?

 

 

骑士菁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