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殤>

 

夜深人靜,萬物俱寂,  四周靜得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。我緩步從窩裡走出來,精神抖擻,深夜正是我一天的開始。踱步到山坡上的大石頭,我如常坐下,俯瞰這個沉眠的小社區,默默旁觀一些見不得光的勾當——像個冷眼的騎士一樣。間或我仰望夜空,試圖尋找一些不論虛實的甚麼,可今晚的夜幕似乎特別的黑,黑得天上連一顆星都閃不起來。心頭微微涌現一絲惆悵,人家說殞落的生命會化作天上的星,而你又是哪顆星?

那間垂著紅色窗簾的房間終於熄了燈,不遲不慢,就在凌晨三點!我凝望了這房間好一陣子,突然覺得該給房間主人行個禮,敬那風雨不該準時的熄燈,到底也稱得上是個規律的習慣。禮畢,我不想再待。但才離開沒幾步,我腦海忽地升起一個念頭,頓了頓,我還是轉身對著房間祝君晚安,也許應該是早安。算了吧!反正我從沒見過任何人影晃動,在這棟殘破得近乎廢棄的孤屋裡這間總是遮著窗簾的房間。這是奇怪的第一次,或許亦是最後一次,我想我越來越不理解我自己了。

我在深夜的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,如鬼魅,又似行屍走肉,偶爾我眼睛也會發出青光,來適應這無邊的黑暗。潛意識最後還是驅使我來到了這社區大街上的十字路口,白天的車水馬龍現已換上冷清甚至荒涼,就連路燈也故障,只剩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,別祈望一絲光明,哪怕只是一根矮燭的燃亮。我選了十字的交叉中心,那個致命的紅心,昂首,閉眼,享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寂。沒有所謂的淒淒慘慘戚戚,孤單本來就是我的宿命。何況我還有黑暗的陪伴,縱使黑暗仿若一頭想吞世一切的猛獸,卻是我這種夜行者最佳的隱藏。

我陷入沉思,思考白天十字路口的繁忙,繁忙的代價是你的陣亡,亡在熙來攘往的車輛,徒留我獨自舔傷。凝血已乾,心已隨你埋葬,為何淚依然滾燙?

我在哀嘆,嘆你無法再為我歌唱,唱那首我們最愛的“夜來香"。夢中你的腳步那麼快速,我拼了命卻怎樣都追不上,驚醒時除了一身冷汗,還有無限遺憾。

其實我仍在期盼,盼你有一天能夠歸來,來再看我一眼,一眼即使只有瞬間,谁說瞬間就不是永遠?因此每夜我依然為你等待,在這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,也是最後訣別的十字路口。

驀然一襲白影飄過,我彷彿看到你的輪廓。你聽見我心底的呼喚了?你來看我嗎?再讓我看多一眼吧?求求你了!奈何白影漸飛漸遠,一點都不理會我焦急的吶喊。果然是浪子般的你啊!片刻都不願為我停留,逐著你的腳步的我好累,面對的卻只有你驕傲的背影。我朝白影狂奔,超越我平日的極限,不要命的狂奔,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輸給你!趁著距離拉近,我瞄準目標使勁地撲上白影,我會抓住你的,你不許再不告而別!半空中的十分之一微秒,我差0.01毫米就能握到你的手了,真的只是那麼一丁點差距,我們終究敵不過天意……

這時一道強光襲來,耀得我只能瞇著雙眼,然而我總算清楚地看到,白影其實是張被風吹起的報紙!這時路的那端一輛轎車駛來,因為失控的速度所以只能不斷鳴笛,癱軟的我卻無力回避,也許我並不想回避。緊隨著一聲刺耳的煞車聲,我知道我最終踏上跟你同樣的命運。

“瞄………………!!!”淒厲的慘叫畫破了寧靜的夜晚,嚇壞一巢雛鳥,驚動狗只驚覺地吠叫。

“又一縷輪下貓魂啊!”房間有個女人在紅色窗簾後幽幽輕嘆……

文章標籤

骑士菁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